喵呔LL

日常吃粮,间歇产粮的小迷妹一枚。

【林秦】那种爱情

#或许ooc#

#个人认为糖#

#慎入#

“林涛,我们分手吧。”

这是林涛出差了一个月之后,听到秦明说的第一句话。

“不,不是。宝宝,为什么要分手?我不同意,我不同意。”林涛的表情有些怔忪,看起来还有点委屈。

“不要叫我宝宝,我不再是你的宝宝了。林涛,我是秦明。”秦明坐在沙发上,看着林涛的眼睛,冷冷地说道。

“不,不是,宝宝,我就喊你宝宝,我不管。咱俩为什么要分手?总得有一个理由吧。”林涛有些气馁,但同时又有些生气。

林涛感觉自己笑不下去了。圈养的猫都要跑了,还怎么笑?笑什么?笑自己傻?

到底发生了什么?这是林涛现阶段最想明白的事情。

“我不值得。”秦明沉默了几秒,转头看向墙角的那盆黑美人,突然间开口。

“什么值得不值得的?宝宝,你为什么会这样觉得?我爱你,你爱我。这便值得了。”林涛气愤之余,还感觉有些心疼。

“宝宝,不,秦明,”林涛蹲下来,轻轻地将秦明的头扭正,有些严肃的说道。

“爱,从来不是评论值不值得的问题。你爱我,我爱你,这就值得了。”

秦明觉得心有点酸酸涨涨的。

“我有强迫症。”

“那样做事更完美。”

“我脾气不好。”

“那可以更加专注于工作。”

“我朋友很少。”

“朋友再多,也没有挚友好。”

……

“停,林涛。”秦明的眼眶有些发红。“我不值得,你听见了吗?!”

“你哪里不值得你告诉我啊。你哪里都值得啊!”林涛感觉有点想哭。

自己的宝宝明明那么好,他怎么可能不值得呢?他值得所有最好的啊。

可是他不能哭,最起码在秦明面前,他不能哭。

“林涛,我八岁那年我父亲跳楼,母亲在医院去世,我当时很伤心,一直在哭。”

“宝宝……”

秦明摆手制止了他的拥抱。
“我在哭了三天之后,发现最后可以依靠的还是只有我自己。”

“现在有我了。”林涛着急的插话。

“不,林涛,不单单是这样。”秦明叹了口气。

“我在那时就想,以后的我再也不要这么哭了。于是我很少接触人,尽量的避免社交,因为如果没有拥有,便不会失去。”

“只是林涛,你闯入了我的世界。”

林涛突然间哭了。

“我当时想过避开你,但是我不舍得。你那么好,像太阳一样,那么温暖。只要一接近你,我就感觉自己的雨停了。”

“只是林涛,我累了。”

“我知道你是刑警队长,出现场,抓犯人是你的职责。这些我都知道。只是,我累了。”

“你在这三个月里进了五次医院,三次重症监护室,还有一次直接下了病危通知书。”

“林涛,我受不了了。”

“我再也承受不住失去了,特别是你。”

“所以林涛,我们分手吧。”

秦明终于哭了。

眼泪就那么一滴一滴的滴落,林涛觉得那就像是一把刀,在一点一点的割自己的心。

“好。”林涛恍惚间听见自己这样回答。那声音像是他的,可又不像是他的。

那声音嘶哑的难听。

“宝宝,就让我最后喊你一次宝宝。”林涛笑了笑。

“宝宝以后要注意吃饭,不要总是喝咖啡,那样对胃不好;宝宝以后尽量多笑笑,宝宝笑起来很好看;宝宝以后与人交往时,多说说话;宝宝……”

“宝  宝  我  爱  你  。  ”

“……嗯”秦明看着墙角的那棵黑美人出神,一动不动的听着林涛的念叨,听到最后一句时,轻轻的动了动手指。

林涛扯了扯嘴角,尽力的让笑容扩大了一点。

“宝宝,以后我可能没有办法常陪你了呢。下雨天难受时多睡觉啊,平时多喝点牛奶,少喝点咖啡……”

“林涛,够了。”秦明压低了声线,微微哽咽。

林涛感觉自己要哭的更狠了。

“宝宝不要哭啊,不是说不哭了嘛。多笑笑,笑笑好看。”林涛抬手抱住了秦明,不想让他看到再次发红的眼角。

林涛走了。

这是秦明恍惚了半个小时后,终于明白的一件事。

不,不,他怎么走了?

是我赶走的。

对,是我赶走的。

秦明慢慢地收回伸出的腿,坐回到沙发上。

他又一次失去了所有。

其实秦明说谎了。

他不是害怕林涛的死带来他无法承受的失去,而是无法承受林涛的失去是他所带来的。

池子的事情、大宝的被绑架、林涛胳膊上受得那抹枪伤都在夜深人静时,在他的梦里一次次的出现。林涛曾经问过他日渐消瘦的原因,只是得不到回答的情况下也只好伙食更为丰盛。

但是最近的一次,梦里的大宝变成了林涛。

林涛被绑架了。

还是因为他。

而林涛最后死了。

这才是秦明真正无法承受的,也是他真正执意要与林涛分手的原因。

秦明太爱林涛了,爱到宁愿与他分手,爱到宁愿林涛以后娶了别人,都要让林涛尽量的不因为他而收到伤害。

只是或许秦明忘了,真的伤,或许其实是心伤。

那种痛,才是真的痛不欲生。

而林涛,他现在感受到了。



TBC?







评论(10)

热度(36)